從病毒發現開始,疫苗一下子就可以生出來了嗎?

2019-nCov的病毒可以培養了,接下來呢?疫苗可以很快出來嗎?

這個問題,實在很難回答,簡單的說,少則數年,或者可能我們一輩子都看不到。

疫苗的原理,就是讓人的身體提早先產生免疫力,免疫力需要靠一個穩定的抗原去刺激人體,這個抗原可以是一整顆病毒(當然會有各種方式處理,避免毒性)、或者是病毒的一部分。

所以,得到病毒,是疫苗研發的最最一開始。

以登革熱病毒為例,1943 年由日本科學家首先分離出登革熱病毒,就好像現在可以得到2019-nCov的病毒一樣,

然後從那個時候開始,登革熱疫苗的研究已將近70年了。最早的疫苗成功案例,是由兩位科學家Sabin和Schlesinger為首的團隊,1945年利用鼠腦培育出減毒性的登革熱病毒,並且接種在受試者身上,結果的確可以讓受試者不受登革熱病毒的感染。但是,為什麼到現在還沒辦法廣泛使用?這是因為,疫苗的研發,跟藥物的研發,最後的大難關卡關了!!

這個難關是什麼呢?

很簡單、也很難,就是疫苗的安全性。

疫苗接種是一種有受傷或死亡風險的醫療程序。作為父母,您有責任對疫苗的益處和風險,有充分的了解,以充分利用疫苗。知情,負責任的做出接種疫苗的決定

同樣的,在使用任何其他醫療手段,包含最簡單的服用藥物,都可以符合類似的陳述。

有一位我的恩師是這麼說的:

除了量子力學之外,生物學也是充滿機率的,永遠沒有”絕對“這件事情,生命永遠都會有例外可以找到。

我們以破傷風、白喉、百日咳的三合一疫苗為例,預防效果是不用懷疑的,但是安全性呢?

以下舉的疫苗危害,跟目前台灣用的三合一疫苗不同,問題嚴重的疫苗,在20世紀末就消失了!

有疑慮的三合一疫苗一直使用到20世紀末,是某些地方兒童大腦受損的原因。早在1948年,哈佛醫學院和美國聯邦藥物管理局,就共同在波士頓兒童醫院對有疑慮的三合一疫苗進行了測試,得出的結論是,施用DPT疫苗可能會導致嚴重的神經系統問題。

1985年5月3日,在美國參議院委員會上,助理衛生部長小愛德華·格蘭特(Edward Grant Jr.)作證時說,每年估計有35,000名兒童遭受與三合一疫苗有關的神經系統損害。

1990年,召開了百日咳神經系統並發症和百日咳疫苗討論。結論是,疫苗沒有在製造商之間標準化,每個製造商足夠的品管。

這些疫苗得潛在風險,是哪裡來的?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簡單拆解一下疫苗內的成分組成:抗原、防腐劑、佐劑。

抗原,就是病毒的結構,先讓我們的免疫系統認識抗原是敵人,等到真的敵人:病毒,出現的時候,就可以盡快反應,把病毒幹掉。

防腐劑:當然就是不讓疫苗壞掉的東東。

佐劑:增強抗原引起免疫力的成分。

就是說:透過這些成分,讓人體可以得到刺激,並產生免疫力就對了

不過,人體的免疫力,簡直就是隻傲嬌的貓皇,
你給的刺激小了,免疫反應當然也小,甚至沒有保護的效果;
給的刺激大了,免疫反應當然會很激烈,激烈到甚至把人幹掉

所以,如何在其中找到一個適中的刺激強度、疫苗配方,那可就是需要大把人力與物力的工作了!

Reference:

  1. Sabin, AB & Schlesinger, R. (1945). Production of immunity to dengue with virus modified by propagation in mice. Science (New York, N.Y.). 101. 640-2. 10.1126/science.101.2634.640.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