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米銀適合用來生活中消毒?

銀是美麗的亮金金金屬,同時也是個厲害的殺手。

這種有光澤的白色金屬,是天然抗生素。這意味著銀可以用來殺死細菌。自古以來,人們就已經認識到這種好處。富裕的羅馬人用銀製的刀子、叉子和湯匙進餐。因為他們知道白銀有助於防止食物變質,而變質的食物會使他們生病。

實際上,歷史學家認為,這就是我們所說的飲食用具“銀器”的原因。否則,更貴重的金子,為什麼不被用來當作炫富的餐具?

直到今日,銀,在醫學上仍繼續發揮作用。例如醫生使用鍍銀繃帶,殺死可能感染燒傷和其他傷口的細菌。銀有時也用於覆蓋醫療設備上,例如呼吸管。這樣可以減少呼吸機上的患者,防止因接觸細菌而患上肺炎的可能性。

後來,奈米的技術更成熟了,銀作為殺菌劑的用途更是被大大擴展了。

不僅在醫學上,更是在居家生活中。

從2005年左右開始,很多公司開始在各種日常產品中添加一些特殊形式的銀。這種銀被製成驚人的微小顆粒,也就是我們一班人熟知的奈米銀。奈米銀被放入襪子、牙刷、洗衣機、吸塵器還有很多其他物品中。

宣稱的效果,多是用來抵禦可能使人患病的細菌。例如中和導致腳臭或呼吸異味的細菌。

奈米銀,也不如想像中的難以製造,Youtube上就有很多,可以用簡單的電解設備,電解生產奈米銀的,只有簡單搜尋”Nanosilver production”就可以看到一堆。

不過,即使人們使用銀產品已有數千年的歷史了,但是就表示銀被射入人體是安全的嗎?

有一些科學家已經開始擔心,在如此多的事物中添加如此多的納米銀,會損害我們的健康或環境。專家已經開始尋找答案。但是到目前為止,研究結果參差不齊。

要了解納米銀,並且評估其潛在危害有幾件重要的事情。

首先,納米銀是如此之小,以至於它可以進入狹小的空間。這些空間包括我們的細胞,和其他生物的細胞。

其次,由於納米銀顆粒非常小,因此它們具有非常高的表面積。這意味著相對於它們的體積,它們的表面相當大。粒子在其表面上發生化學反應。表面積越大,化學反應越多。其中一些反應可能是有害的。

這些可能的例子,我們無法在這裡一一列舉,因為有一些也是有爭議的,不過我們可以拿幾個來討論看看:

潛在的危險反應的清單,包括當銀不再是銀,而是帶一個正電的銀離子時,銀離子是帶有正電荷的銀原子。一些研究表明,銀離子可以通過破壞微生物的細胞膜來殺死微生物。這會使微生物的表面破洞,開始“滲漏”。受影響的微生物很快就會死亡。

但是,對人類來說,能殺死微生物的方法,還得要考慮安全性,總不能把微生物幹掉了,同時也在人體留下副作用?

有一個經典的例子,圖片中這個92歲的男人,使用含銀的滴鼻劑已有很多年了。這種長期的使用,讓他的皮膚呈現一種特別的顏色,導致了一種稱為紫癜的病,這種病使他的皮膚永久染成藍色。

就跟電影阿凡達中的外星人一樣呢!

也就是說,奈米銀粒子本身不只可以殺死微生物,還能讓你變成外星人。這種病被稱為銀質病。暴露於銀的人,會使皮膚變藍,甚至血液、眼白也有特殊的藍色出現。歷史學家懷疑,“ argyria”是“藍血”一詞的起源。它被用來形容好野人,因為好野人可能會戴很多銀首飾、進食和飲水時,也會使用真正的銀製餐具。久而久之攝取了大量的膠體銀。那是一種懸浮有銀顆粒的液體。

然後就變成藍色皮膚了!

不過,變成阿凡達星人或藍色小精靈,會怎麼樣嗎?

關於這樣大量攝取銀,對人體的影響,目前的實驗證據,比較擔心骨髓中的DNA損傷。那是因為在小鼠和人類中,骨髓內都會形成血細胞。研究人員在小鼠骨髓中發現的損傷類型與導致人類血液癌的類型相同。白血病和淋巴瘤是兩個例子。

“納米銀似乎對特定組織有毒,尤其是骨髓中未成熟的血細胞”

另外,因為由於奈米粒子太小,它們可以在水中長距離流動並被魚吸收並進入生態系統。甚至改變微生物在大自然的分佈情形。這些微生物,包括發揮重要作用的細菌:分解死去的動植物。當微生物這樣做時,它們會將死生物中存在的氮、磷、碳還有其他元素,循環回到環境中再次使用。這些元素是所有生物的必需營養素。

如此一來,可以加快了微生物抵抗奈米銀的殺菌效果,微生物往往會進化,或者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適應不斷變化的條件。這些改變可能使他們得以倖免於有毒劑量的銀。

如果發生這種情況,醫生將不再能依靠鍍銀的醫療設備,或經銀處理的繃帶來阻止此類細菌使患者生病。

奈米銀,的確很有潛力,可能是抵禦微生物的重要防線。

但是,為什麼我們把這種武器浪費在襪子上?

或者用酒精噴手消毒就可以搞定的事情上?

Reference:

Is using nanosilver mattresses/pillows safe? A review of potential health implications of silver nanoparticles on human health. /pubmed/30671691 Prasath S, Palaniappan K. Environ Geochem Health. 2019 Oct;41(5):2295-2313. doi: 10.1007/s10653-019-00240-7. Epub 2019 Jan 22. Review. Environ Geochem Health.  2019 PubMed citation PMID:30671691 pubmed 30671691 create date:2019/01/24 | first author:Prasath S
[Nanosilver–Occupational exposure limits]. /pubmed/26325054 Świdwińska-Gajewska AM, Czerczak S. Med Pr. 2015;66(3):429-42. doi: 10.13075/mp.5893.00177. Review. Polish. Med Pr.  2015 PubMed citation PMID:26325054 pubmed 26325054 create date:2015/09/02 | first author:Świdwińska-Gajewska AM
[Nanosilver – harmful effects of biological activity]. /pubmed/25902699 Świdwińska-Gajewska AM, Czerczak S. Med Pr. 2014;65(6):831-45. Review. Polish. Med Pr.  2014 PubMed citation PMID:25902699 pubmed 25902699 create date:2014/01/01 | first author:Świdwińska-Gajewska AM
120 years of nanosilver history: implications for policy makers. /pubmed/21218770 Nowack B, Krug HF, Height M. Environ Sci Technol. 2011 Feb 15;45(4):1177-83. doi: 10.1021/es103316q. Epub 2011 Jan 10. Erratum in: Environ Sci Technol. 2011 Apr 1;45(7):3189. Environ Sci Technol.  2011 PubMed citation PMID:21218770 pubmed 21218770 create date:2011/01/12 | first author:Nowack B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