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es Barrier物種障礙:為什麼要宣導不要吃野味?野味跟爆發的新病毒有什麼關聯?

武漢肺炎,或者2019-nCOV,是病毒的一小步,卻是人類往世界末日的一大步。

今天我們來討論一下,自SARS到武漢肺炎,為什麼一直公共衛生部門都在宣傳:

不要吃野味

Why?

這個我們稱做Species barrier翻譯中文叫物種障礙、或者種間障礙。

例如關於人類中禽流感,或者多年前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的爆發,使物種障礙成為公共衛生上的重要課題。許多傳染病能夠越過物種壁壘,通常得要有發生這種人類與已經感然某個微生物的動物,這兩者可以互相接觸的環境。

再來,每個病毒,都有自己獨特的致病物種範圍,例如禽流感,當然就只有在鳥禽類。但是果因為有互相煉蠱的環境,病毒就大幅的增加了在不同物種跳躍的機率。

在萊姆病的情況下,人類接觸是通過昆蟲媒介的叮咬進行的,昆蟲媒介的壁蝨攜帶細菌,通常無害地生活在小鼠或鹿中。但是,倒霉鬼如果在戶外或者野味店,遇到有染病的鹿,鹿身上的壁蝨要跳來咬了人一口?
那這個人就中獎萊姆病了!

幾年前在人類爆發SARS冠狀病毒(SARS-CoV)感染,有強有力的證據表明,這種冠狀病毒存在於中國的動物種群中,包括喜馬拉雅棕櫚靈貓(Paguma larvata)(一種據說非常很常罕見的野味)。
通過突變,最可能是其表面糖蛋白的變化,SARS-CoV擴大了宿主範圍,從而使其能夠附著於人類細胞,也就是能夠感染暴露於這些野生動物的人類。

根據檢查,在中國出售這些野味動物的從業人員,抽血檢查,其血清流行率研究表明,SARS-CoV的抗體在70%以上的從業人員身上可以看到。

這是什麼意思?我們簡化點來說明,

一開始SARS只在某些野味動物之間傳染。不同動物、不同區域,SARS的病毒會自然有一點差異。
但是,這些倒霉的動物,被野味店抓來關在一起,自此變成SARS病毒的研討大會,

SARS 1號驗研討會上發表說:我知道怎麼感染人類,但是效果很差…..

底下聽演講的大咖SARS病毒界大咖教授表示:你試過哪些方法了嗎?….

然後,SARS界的研究生回去努力的實驗,最後終於……

終於,經過不斷的煉蠱發展,SARS從本來只在動物間傳染–>可以傳染給人,但是機率很低、危害不高、也不能人傳人–>可以人傳人、但傳染力有限

從後來的血清陽性率統計研究中,我們了解到與確診為SARS-CoV感染的患者直接接觸的人實際上,是很少被感染的。

*血清陽性,表示那個人也接觸過病毒、甚至被感染過,可以活著被抽血檢查,表示當初被病毒感染時,症狀不嚴重。

這也就是為什麼科學家們很害怕禽流感的原因了!

本來禽流感,只在鳥禽類之間傳染,要是突然有天可以傳染給豬?那就表示病毒往前進了一大步,可以感染哺乳類動物。然後,要是有一天,病毒在進步一下,可以傳染給人?

在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中,A型流感(H1N1)感染了全世界超過2,000萬人,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任何傳染病暴發。儘管沒有辦法搭時光機,去取得當時的完整病毒,但是從從有記錄的的屍檢標本中分離出的病毒片段,以及永久凍土中保存的阿拉斯加本地人的屍體組織中,獲得的樣品實驗結果。關鍵事件似乎是由血凝素基因重組導致的,這種重組導致了一種新型的毒力大增加的病毒,然後在1918那個年代,爆發大規模感染。

我們可能永遠沒辦法搞清楚,在這些病毒種群中重組事件的確切發生地點或參與其中的動物物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同樣的事情會不斷的發生。

例如,人和鳥禽之間,感冒病毒基因的組合,引起了1957年的亞洲流感(H2N2)大流行和1968年的香港流感(H3N2)大流行。

我們普通人能夠做的非常有限,但是不吃珍稀的野味,是任何人都應該可以做到的。

否則,像武漢的那個市場,新聞中看到的野味店,簡單算一下,大概能提供數百種不同的動物,這些動物全部關在一起,讓病毒在其中快樂地跳耀、突變著,

最後,病毒有一天,就直接跳到人身上了!

病毒的一小步,人類往末日的一大步。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