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到底有沒有記憶?

Jacques Benveniste,這位科學家在2004年10月3日於巴黎過世了,他做知名的研究結果,就是

水的記憶

他的概念,近日內因為冰雪奇緣第二集,又引起廣泛的討論。

在法國甚至全世界的科學界,Jacques Benveniste真可算是一位名人,他曾是法國醫學研究組織(French medical research organization INSERM’s Unit 200)的高級主管,該部門主要研究過敏和發炎相關的的免疫學。 在1988年,當天將他著名(或可稱作惡名昭彰)的那篇論文發送給Nature的時候。他在報告中說,控制人體對過敏原反應的免疫細胞,稱為嗜鹼性粒細胞的白細胞,可以被稀釋再稀釋再稀釋,超級稀釋的抗體溶液激活以產生免疫反應,這些抗體已經稀釋到根本不含這些生物分子的水平。

免疫細胞,會被刺激原也就是我們說的(抗原)刺激。這裡說的抗原,是用一個個會辨識免疫細胞的抗體。當免疫細胞受到刺激時,就激動的卯起來開始免疫反應,準備幹架把刺激他的東東幹掉。

水有記憶的這一篇文獻說,他們在實驗室把抗原稀釋超級多倍(10的120次方),結果還是會引發免疫反應。

這就是免疫反應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333816a0.pdf
原始論文全文在這,有興趣的點閱下載。


我們只能說這個實驗室真是太厲害了,10的120次方耶!

然後他的結論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結果,水分子以某種方式,保留了它們以前接觸過的抗體的記憶,因此當水中不再存在抗體時,仍然可以偵測出免疫反應,有就是說水有記憶,保留了生物學作用。

Davenas E., et alNature338. 816 – 818 (1988). 

Human basophil degranulation triggered by very dilute antiserum against IgE E.

Nature volume 333, pages816–818(1988)

《自然》雜誌,一發表了該論文。可真的是引起轟動。擅長擴大解釋科學研究結果的各種新聞周刊宣稱:“順勢療法獲得科學支持” “水有記憶” “水的記憶”
就這麼樣在沒有社群媒體的情況下,依然散佈到世界各地,包含應該在北歐的王國艾倫戴爾(Arendelle)。

但是,包括作者Jacques Benveniste在內的任何人,都沒辦法也沒有對如何產生這種“水的記憶”提供任何合理的解釋。(因為根本沒有)。

後來,經過各方漫長的審查過程,包含在過程中,審查的人們堅持要看到證據,證據要證明水有記憶的效應,可以在其他三個獨立實驗室中再現。

當然,實際上並沒有辦法重複實現這個研究結果。

不過,有趣的是《自然》雜誌也從未撤回這一篇發表,可以合理懷疑是受到強大的國家機請想,包含北歐的王國艾倫戴爾(Arendelle)以及烏卓人族的聯合施壓。真是可怕,科學界的黑暗歷史。

總之,水,沒有記憶。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