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汗劑系列報導(三):超級完整版

開頭直接先說個簡短的結論:

所以,我們簡短結論幾個使用者應該注意的重點:

  1. 有傷口的地方不要使用含鋁的止汗產品。傷口吸收會爆量!
  2. 明礬擦傷口?我們有更好的選擇,請走去隨便一家醫院、診所、藥局!
  3. 用吃的,會不會也有風險?答案是不知道,因為以下討論的試驗都不是吃的!
  4. 不能補擦,需要提早幾個小時甚至一天就要用,不然效果不好。
  5. 能吹冷氣最實在,溫腥提醒,台灣的大眾交通工具都蠻涼的,我出門得還得備薄外套!

截至今日,我們對人體奧秘,仍在不斷的摸索中。專業,得不斷的更新,才能保障使用者的安全。各國的立法者,除了考驗(消遣)執政者之外,也不斷的更新法規,以提出有效的法規規範有毒的原料被用在產品中。

保養品或化妝品中,有些含有重金屬,到底安不安全?就一直是被廣泛討論的。
例如,儘管很多消費者都知道,口紅中可能含有鉛,但是不管我們消費者的煩惱與焦慮如何?以目前的各國主管機關,包含美國FDA以及台灣的衛福部,在這個問題,目前是這樣認定的:

“口紅中的鉛含量很低,而且沒有安全問題“。

雖然這句話看著令人放心,但是,考慮到配方中有某一種重金屬?似乎就得冒著人體健康的風險危害?當然,在商品化之前,這些原料都有經過毒性測試的。但是,當然了,這樣的試驗,是有一些商業上的利益衝突的,大家仍然得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在2013年,有一篇研究了其他潛在風險存在的許多化妝品、保養品,討論其中的有害金屬(鋁,鎘,鉻和錳),如用在唇部的產品。他們的結論是

“化妝品、保養品的安全性,不僅應該通過成分本身的潛在風險來評估,還應該考慮在人體的暴露量、使用頻率、使用習慣、使用時機等等,來審慎評估可能影響健康的參考文獻。“

在這其中,鋁的使用,也一直是一個被討論的重點。

含鋁的原料,是其中一類成分,被廣泛使用在食品、保養品、化妝品中。
例如在止汗劑中,鋁就是主要的關鍵成分。
有興趣的,可以參考我們前面寫過的幾篇,關於止汗劑的介紹。

由於鋁,遍及我們的環境,科學界多年來,一直都有持續討論這個話題。即使它沒有正式的研究確認有健康危害。

簡單來說,鋁,並不是人體必要的微量元素,沒必要還是躲遠一點是比較安全的!

一般人,如果不是從事跟鋁相關的金屬加工行業,倒是不用擔心大量攝入的風險。
最多的可能來源,能想到的真的就只有”止汗劑“了!


各種鋁鹽,主要是水合氯化鋁(Aluminium Chlorohydrate),就是止汗劑的主要活性成分。這些止汗劑中的水合氯化鋁,會變成氫氧化鋁,然後氫氧化鋁不溶於水,就會沉澱在汗腺,把汗腺塞住,阻止汗液分泌,就可以達到止汗的效果。

所以呢?止汗劑內的鋁,到底會不會被人體吸收呢?

唉,嘆口氣給你聽,這要怎麼做實驗驗證呢?

接下來,我們挑明了說,鋁用在人體上到底安不安全?正反兩邊都有一些證據,我們挑選幾篇來進行討論。

首先我們先來看:很安全的證據

儘管真的很難,不過在過去的14年中,還是有研究者找到2名勇敢的健康志願者,在人體進行了“體內”研究,由Flarend等人進行。[1]

作者們通過使用放射性標記的鋁同位素(26Al),在腋下使用水合氯化鋁(Aluminium Chlorohydrate),就只擦了一次,然後讓試驗者正常模擬正常活動,擦的部位也沒有特別封起來之類的,盡量模擬普通人擦過止汗劑後的正常動作。

結果證明大概只有0.012%的鋁被吸收。所以,該作者的結論是:局部水合氯化鋁使用,對鋁的身體吸收沒有顯著貢獻。

另外一篇研究,發表在2002年,Mirick等人的研究。 [2]他們統計了乳腺癌與乳腺癌患者(患者數 = 813)和另一組的對照組(患者數 = 793),看看跟使用鋁基止汗劑之間有沒有關係?這篇研究的答案是:沒有!SAFE

根據美國癌症協會(American Cancer Society)的網頁提供資料,止汗劑對於乳癌的風險[3]是應該安全的。

有用止汗劑的朋友們,是不是鬆了一口氣呢?別大意,繼續看下去!
既然已經討論過認為鋁用在人的皮膚上很安全的研究結果,
接下來的當然就是壞消息囉!

2004年Guillard等人的研究 [4],讓一切都變得有點令人擔心了。 這篇研究報導了一例患有骨痛和疲勞症狀的女性。由於所有常規檢驗中都取得了正常結果,因此醫生去嘗試了比較特別的檢驗項目,透過這些進一步檢查,結果發現了高鋁血症,高達3.88μmol/ L(鋁正常範圍:0.1-0.3μmol/ L)。作者們質疑顯示,4年來,這跟該女性患者每天都使用止汗劑,並且塗在經常剃光(除毛)的皮膚上。

根據該篇研究作者的計算,認為該患者在近四年內,總共在皮膚(主要是腋下),“裹上了”有157.3克鋁這種金屬的沉積物。

日積月累下來的威力果然驚人!

當然,研究中,也盡量追蹤該病患的日常,並且排除其他可能,例如去他的工作環境追蹤、居家追蹤等等。給出的答案,是排除了含有大量鋁,透過工作或飲食涉入的可能性。也就是,吸收那麼多鋁的最有可能來源,就是每天在剃光皮膚上使用止汗劑。

然後,也真的隨著停止止汗劑的使用,8個月後,她的血漿鋁濃度和所有臨床症狀(骨痛跟疲勞)恢復正常。

不過,這樣的病例,是很少見的,又或者醫生不會想到要懷疑這個可能?所以,儘管我搜尋了一下歷年的研究,但也僅限於這一個臨床病例。儘管如此,把鋁抹在皮膚上的可能風險,可是肯定有的喔。

另外,法國健康產品衛生安全機構(ANSM)[5],也有一項關於人體皮膚上,鋁吸收的體外研究,他們研究了不同商業止汗配方,在健康皮膚上可能的吸收、滲透。

*這篇研究,用的不是真人的皮膚,而是用其他方法代替。他們是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體外驗證替代試驗(OECD,428體外指南2004修訂版2010年10月22日 – 皮膚吸收研究指導文件)進行了這項研究,使用了FranzTM Diffusion Cell。

結果顯示,在測試市場上銷售最廣泛使用的單棒製劑之後,在剝離皮膚中,觀察到的透皮鋁攝取量,比正常皮膚高了6倍。也就是說,事實上,使用了止汗劑,在有微切割傷口、或者剃光或剝離的皮膚,可能會對鋁大開城門,大量吸收。
另外,包含這項研究還有另外兩篇[5-7],也進一步證實了:鋁基止汗劑的應用,可能導致腋下和周圍區域(包括乳腺組織)組織中,鋁累積。

另一方面,在2003年,McGrath [8]也觀察並統計了一個乳腺癌患者群體,他的研究結果表示:那些在剃毛的腋下,使用止汗產品的人,往往在較早的年齡,被診斷患有乳腺癌。

各位看官要注意:

客觀地說,這幾項研究並不能說止汗劑中含有任何毒性作用。結論應該是這樣
1. 鋁真的會被吸收,而且擦越多吸收越多。
2. 皮膚有剃毛、傷口的,吸收鋁會更多。大概是正常皮膚的6倍。
3. 習慣在剃毛的腋下使用止汗產品的人,往往在較早的年齡,被診斷患有乳腺癌。

所以,我們合理懷疑:

止汗劑中的鋁,會不會是乳腺癌的原因兇手之一?

我們來看看幾個臨床研究,研究的結果顯示:如果,把乳房切四塊平行地面一刀、垂直地面一刀,乳腺上部靠外,大概就是靠近腋下的那邊,乳腺癌的發病率很高。這是不是能證明了止汗劑,在鄰近乳腺區的使用,會助長乳腺癌發展?[9]。更確切地說,使用止汗劑,而吸收的鋁,是否有可能通過干擾人的乳腺癌發展?

當然,在這一篇當中,這只是一個統計的結果。就好像我們曾經討論過的:統計的結果,只是數學上有相關,生物上的關係,還需要更近一步地釐清。
好比,夏天到了,冰棒賣的超好,並且溺死的人也激增。這能夠片面解釋成:冰棒讓人溺死機率大增嗎?No, of course, 除非您是特定霉體的記者!

不過,仔細搜尋文獻後,還真的有發現一些蛛蛛絲……

雌激素受體干擾。

Darbre在2005年發表的研究[9]提供了一些數據證明,水和氧化鋁形式的鋁,可以透過兩個過程,干擾MCF7人乳腺癌細胞的雌激素受體功能,即雌激素調節的報告基因表達和配體結合

Darbre [10],Darbre和Charles [11]在後續工作中證實。根據他們的研究結果,鋁是一種金屬雌激素。

Manello等人 [12, 13],證實從患有嚴重囊性乳腺疾病的婦女和從患有乳腺癌的婦女收集的乳頭抽吸液(NAF)中收集的乳腺囊腫液中存在高水平的鋁。(癌症組,NAF Al:268.4± 28.1μg/ L,n = 19;無癌組,NAF A1:131.3±9.6μg/ L,n = 16; P <0.0001)。

對原發性正常人上皮細胞(MCF-10A)和人乳腺上皮細胞系進行的體外研究[14],長期接觸氯化鋁(AlCl3)濃度為10-300 μmol / L ,會導致細胞的生長,有兩個部分的嚴重不正常:接觸抑制(Contack inhibition)的和不依賴貼壁生長(anchorage independent growth)。另外也同時觀察到原發性正常人上皮細胞(MCF-10A)中,DNA合成增加、DNA雙鏈斷裂增加(DSB)、細胞衰老增加。
有趣的是,同樣的現象,拿另外兩種細胞來做比對,則完全沒事。鋁,對人類角質形成細胞(HaCaT)或成纖維細胞(C26Ci)沒有生長影響,並且在細菌中也沒有可檢測出的致突變性。
這些結果表明,鋁,不具有一般的致突變性,但是可能會活化某些致癌基因,例如,鋁會在正常乳腺上皮細胞中誘導增殖變多、DNA雙鏈斷裂增加和細胞衰老,並且長期暴露於氯化鋁產生,會讓細胞能夠繞過p53 / p21Waf1調控的細胞衰老與凋亡。

*備註:氯化鋁(AlCl3)濃度為10-300 μmol / L ,這個濃度大概比一般止汗劑中使用的濃度低100,000倍。也比文獻9中說的,在人類乳房中測量的那些還要低。


以上說明了鋁對乳腺細胞可能的危險。另外,也有研究認為,鋁不只對乳腺細胞亂長有危險,還對乳腺癌細胞轉移也有危險。首次證明[15],在長期接觸後,鋁(100μM氯化鋁或水合氯化鋁),的暴露也可以增加MCF-7人乳腺癌細胞的遷移和侵襲能力( 32週)。這些結果表明,人乳房中鋁的存在可能會影響轉移過程。

當然,上面很多實驗都是用細胞培養的方式做的,細胞培養,在實驗室的環境相對單純。並不完全能表示在人體內的作用。所以,現在還需要進一步研究,以確定在人體乳房中,測量的鋁濃度,是否的確可以在體內導致上面那一堆不好的結果??

House等人 [17],也專文發表了一篇,如何驗證了乳腺組織中鋁的分析方法?可用於測定身體組織中的鋁含量,從而有助於評估,鋁在女性乳腺癌中的作用。

要知道,我們現在看的東東,可不是一般醫學檢驗中會包含的項目。如果我們走進隨便一間醫院,說要檢查我身體內有沒有鋁?大概會被翻白眼!


總而言之,這些觀察表明,在人類中,鋁,的確可以穿透皮膚並在乳房組織中積聚,並且在培養的細胞實驗中證實,鋁會選擇性地干擾乳腺上皮細胞的生長,可能就是惡性轉化的早期階段。

結論

看了那麼多,總算到結論了!
雖然需要進一步調查以更好地確定鋁對人體的破壞作用,但這些文獻報告的結果,的確會讓人感到擔憂,尤其是對腋下止汗化妝品中,鋁的廣泛使用。

所以,我們簡短結論幾個使用者應該注意的重點:

  1. 有傷口的地方不要使用含鋁的止汗產品。
  2. 明礬擦傷口?我們有更好的選擇,請走去隨便一家藥局!
  3. 用吃的,會不會也有風險?答案是不知道,因為以上試驗都不是吃的!
  4. 不能補擦,需要提早幾個小時甚至一天就要用,不然效果不好。
  5. 能吹冷氣最實在,溫腥提醒,台灣的大眾交通工具都蠻涼的,我出門得還得備薄外套!

參考文獻:

  1. If exposure to aluminium in antiperspirants presents health risks, its content should be reduced. Flarend R, Bin T, Elmore D, Hem SL. A preliminary study of the dermal absorption of aluminium from antiperspirants using aluminium-26. Food Chem Toxicol 2001;39:163–8.
  2. MirickDK,DavisS,ThomasDB.Antiperspirantuseandtheriskofbreastcancer. J Natl Cancer Inst 2002;94:1578–80.
  3. https://www.cancer.org/cancer/cancer-causes/antiperspirants-and-breast-cancer-risk.html#references
  4. Guillard O, Fauconneau B, Olichon D, Dedieu G, Deloncle R. Hyperaluminemia in a woman using an aluminium-containing antiperspirant for 4 years. Am J Med 2004;117:956–9.
  5. Pineau A, Guillard O, Favreau F, Marrauld A, Fauconneau B. In vitro study of percutaneous absorption of aluminium from antiperspirants through human skin in the Franz diffusion cell. J Inorg Biochem 2012;110:21–6.
  6. Darbre PD, Pugazhendhi D, Manello F. Aluminium and human breast diseases. J Inorg Biochem 2011;105:1484–8.
  7. ExleyC,CharlesLM,BarrL,MartinC,PolwartA,DarbrePD.Aluminiuminhuman breast tissue. J Inorg Biochem 2007;101:1334–6.
  8. McGrath KG. An earlier age of breast cancer diagnosis related to more fre- quent use of antiperspirants/deodorants underarm shaving. Eur J Cancer Prev 2003;12:479–85.
  9. Darbre PD, Pugazhendhi D, Manello F. Aluminium and human breast diseases. J Inorg Biochem 2011;105:1484–8.
  10. Darbre PD. Aluminium, antiperspirants and breast cancer. J Inorg Biochem 2005;99:1912–9.
  11. Darbre PD, Charles AK. Environmental oestrogens and breast cancer: evidence for combined involvement of dietary, household and cosmetic xenoestrogens. Anticancer Res 2010;30:815–25.
  12. Manello F, Tonti GA, Darbre PD. Concentration of aluminium in breast cyst fluids collected from women affected by gross cystic breast disease. J Appl Toxicol 2009;29:1–6.
  13. Manello F, Tonti GA, Medda V, Simone P, Darbre PD. Analysis of aluminium content and iron homeostasis in nipple aspirate fluids from healthy women and breast cancer-affected patients. J Appl Toxicol 2011;30:262–9.
  14. Sappino AL, Buser R, Lesne L, Gimelli S, Bena F, Belin D, et al. Aluminium chloride promotes anchorage-independent growth in human mammary epithelial cells. J Appl Toxicol 2012;32:233–43.
  15. Darbre PH, Bakir A, Iskakova E. Effect of aluminium on migratory and inva- sive properties of MCF-7 human breast cancer cells in culture. J Inorg Biochem 2013;128:245–9.
  16. House E, Polwart A, Drabre PD, Barr L, Metaxas G, Exley C. The aluminium content of breast tissue taken from women with breast cancer. J Trace Elem Med Biol 2013;27:257–66.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